重要文告

孫文學校 邀請馬英九前黨主席共論其歷史功過

尊敬的馬英九前黨主席,

據報載,您今天在某一場合提及「有報導說,下個禮拜,有某些黨員要來清算我,說我是害黨主席、亡國之君;我真的要勸這些少數同志,懸崖勒馬,不要做出一些親痛仇快的事」;另外,在該場合您也認為「一中各表」對台灣最為有利,並再次批判了「一中同表」。由於前者您直接指涉了孫文學校目前正在舉辦的系列演講,後者則直接指涉了黨內目前路線之爭的關鍵點,做為孫文學校的一員,有必要提出解釋及建議。

孫文學校是中國國民黨在敗選以後,痛定思痛,以求為黨建立一套完整的論述、並吸納更多菁英參與及認同、為黨的革新做出努力的組織。孫文學校不是屬於哪一個人,哪一個派,而是屬於所有關心國家前途、屬於黨員及黨友的組織。我必須清楚說明,孫文學校不會用清算來凝聚國民黨的向心力,也不必用鬥爭來進行國民黨的改革。因此對馬前主席您今天的指摘,我們必須表達遺憾之意。您是非常在乎別人誤解的人,將心比心,您想必也不希望自己變成會用誤解去指責別人的人吧!

我必須很遺憾地指出,您引用了一個不存在的事實,您在未經查證與了解的狀況下,就認為,孫文學校即將在下週四(23日)晚上的演講企圖「清算」您,要說您是「害黨主席、亡國之君」,因而您奉勸我們要「懸崖勒馬」,以免「親痛仇快」。在活動都還沒有辦之前,您就如此認為,您認為這會是公允客觀的態度嗎?

尊敬的馬英九先生,您曾經是中華民國的總統、中國國民黨的黨主席,我們都曾經是您的支持者與選民,我們為何要清算您?相反地,當近日地檢署對您起訴時,孫文學校在第一時間即公開批評民進黨「以司法為工具,是非不明、正義不分、道理不明、善惡不辨」。我想請您了解,當您受到不公對待時,我們既沒有如媒體所說的「落井下石」,也沒有「幸災樂禍」,而是大力的聲援您。

我也要為孫文學校最近在《孫文要聽》論壇所舉辦的「國民黨領導人的歷史評價」系列演講做出解釋。

第一、這個系列中談的不僅是您,還包括蔣中正、蔣經國、李登輝等同時擔任過黨與國家領導人的人,黨員們希望從他們的所作所為來了解國民黨曾經為台灣做出甚麼樣的貢獻,又做了哪些遺憾錯事,而能夠引以為鑒。請問,黨員沒有這個權利嗎?在我們來看,這不僅是權利,也是義務,更是責任。因為愛這個黨,他們才沒有選擇冷漠、離開,而是願意檢討、反省!

第二、政治人物難道不應該接受眾人客觀的公評嗎?您就任總統之前,幾乎所有黨員都視您為引領黨國中興的少康;但在您還沒有交出政權以前,就有您昔日的好友南方朔先生視您為崇禎。您的為人是位謙謙君子是事實,但國民黨敗選也是事實。國民黨是否因您而敗,難道黨員不能討論一下嗎?「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做為一位將來必然是歷史人物的您,難道不應有接受評論的雅量?「真金不怕火煉、陽光無懼烏雲」?您若真覺得無愧,又何懼人民的議論呢?

第三、有人認為您黨主席甫卸任兩年多,何需如此迅速即對您進行評價?這或者真是寬厚之語,但您熟讀史書,當會知道董狐在寫「趙盾弒其君」時,趙盾還是晉國的執政者吧!趙盾如此大賢,居然承受如此評價,這是不是董狐不寬厚呢?更何況如果因為一念寬厚,卻使本黨疏於檢討是非對錯,耽誤反省改革之契機,則未來煌煌史筆當如何評說?我們要問的是到底是對領導人態度重要,還是本黨之未來重要?您還記得嗎,在2000年國民黨敗選的當夜,您不就迫不及待地在凱達格蘭大道的宣傳車上,大聲呼應李登輝該負責的呼聲嗎?您對於本黨失敗的檢討不也曾身先士卒,如今為何會對有關您評價的座談會,就發出要「懸崖勒馬」的警告?一場座談會就會把您、把國民黨推向懸崖嗎?

第四、您是儒家的信徒,還記得「三省吾身」這句話吧?反省不是清算,反省更不是鬥爭,反省是為了讓這個黨變得更好。一些卑微的黨員沒有機會向您申訴他們的委曲,他們希望聽聽學者專家的意見,表達一些他們的看法。您已經享受過國民黨最大的榮耀,最高貴的尊敬,為何會認為這些卑微黨員的一些可能心聲,會是親痛仇快的聲音?

在這裡,孫文學校希望公開地邀請您出席23日晚上的活動,您可否鄭重考慮就到現場與黨員及黨友們來談談,您自己對自己執政的評價,談談您認為對黨國的功在哪裡?您自認有沒有對不起黨與國的地方,如何?我們這是一個公開的論壇,不是政治鬥爭的競技場,我們願意以開放的胸襟歡迎您,您可願意接受這樣的邀約,親自來體會一下這個場合的氛圍呢?我們都是您的舊識,也曾在您執政時期多少都幫過您的忙,當會相信我們的誠意,而不會懷疑我們別有居心吧!

另外,您一直將「一中各表」做為您在兩岸關係最重要的政治遺產,認為這才是確保兩岸和平之道。但容我很坦率地告訴您,即使在您八年任內,北京的飛彈仍舊對著台灣,台灣的國際空間並沒有結構性的改善,兩岸的政治敵意也一直存在。我必須公平地指出,「一中各表」的確做出過歷史性貢獻,它改善了兩岸的經貿關係,這點的確不容否認,但是它真的也是解決兩岸所有問題的萬靈丹嗎?

容我們坦率指出,您在任內八年其實只做到了「只經不政」,您從未試圖解決兩岸政治敵對狀態,這也使得台灣積累的政治敵意抵消了經濟成果,並使原本是國民黨強項的兩岸關係,沒能在選舉中為國民黨加分,這不也是明白的事實嗎?而就在國民黨兩岸和平新政綱出爐後,您還總是含沙射影地批評現任主席的兩岸政策,您認為這樣真的妥當嗎?容我們坦誠以告,如果「一中各表」是「九二共識」的1.0版,則以「分治不分裂」做為兩岸共同內涵並簽署和平協議的兩岸主張,就是「九二共識」的2.0版。這不是要否定您的政績,而是希望在您創造的基礎上,更進一步,然則您又何必為了眷戀1.0版而批評2.0版,扼殺別人創造新局的契機呢?

您曾強烈批判「一中同表」,但是平心而論,您真正曾仔細了解過「一中同表」的內涵嗎?還是不求甚解地跟著別人說這是「與北京一個鼻孔出氣」的主張?做為一位曾經是總統,也是黨主席的人,在不真正了解其涵義的情形下,就輕率地批評,您不認為我們可以用春秋責備賢者的心情向您請教嗎?

您可否以平靜的心情,聽我解釋一下我們所謂「一中同表」的內涵呢?「一中同表」就是兩岸共同表述「一個中國」的內涵,這是兩岸進入政治對話的最基本條件,如果您真要保住中華民國,您恐怕也得想方設法讓對岸接受您對中華民國的表述,而不是各說各話,不是嗎?而我們認為最合理合情的主張就是兩岸「分治不分裂」。坦白說,按照您這次在美國的講法,如果兩岸能夠共同確定這個內涵,難道您也會反對嗎?

此處,您是否願意考慮我的另一個邀約?您曾貴為總統,黨主席,兩岸關係也是您熟識與自負的領域,而我雖不居廟堂,但多年以來也在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兩岸關係研究課程,還寫了二十多本專書,對兩岸關係算是有些許了解吧!對不起,容我做個不情之請,我想以孫文學校總校長的身分,邀請您選一個週四晚,就在《孫文要聽》的活動中,我們針對「一中各表是否為台灣最佳選擇」做個公開地意見交流如何?

真理是需要探索,而且是愈辯愈明,為了凝聚共識,至盼您不要拒絕與位卑如我者交換意見。您與我都不是主席候選人,當無為誰造勢的顧慮,我們基於一片赤誠與公心,賢明親民如您,想必不會峻拒我這樣卑微的期盼吧!

無論如何,我們都希望您不要預存偏見,對孫文學校的活動有如上誅心之言,因而傷了我們拳拳之心。於此,孫文學校公開正式地邀請您出席23日的《孫文要聽》活動,與基層同志們對談一下您的豐功偉業,也正式邀請您一起就「一中各表是否為台灣最佳選擇」做個公開的討論。

期待您的理解與答覆!

孫文學校總校長 張亞中 敬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