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系列文章

二二八真相大公開(十)

問:每年3月8日在基隆市都有紀念228事件的活動,其家屬共同控訴國軍的殘暴:一,軍艦甫靠岸就用船上機槍向路上行人掃射。二,被捕人犯用鐵絲穿過手掌列隊上船拋到海里。三,基隆碼頭漂滿浮屍。這些都是事實嗎?真相為何?

答:基隆市政府往年都在228當天舉辦追思活動。基隆市政府、228關懷協會與受難家屬認為3月8日這一天,是當年鎮壓軍隊從基隆港上岸的時間,也是鎮壓的開始。去年基隆市府文化中心前舉辦228紀念追悼活動辦追思會,來了一百多個受難家屬,許多民代、政要。受難家屬泣訴他們親人在3月8號被國軍屠殺經過。他們描述的重㸃約略為:一,軍艦甫靠岸就用船上機槍向路上行人掃射。二,被捕人犯用鐵絲穿過手掌列隊上船拋到海里。三,基隆碼頭漂滿浮屍。當天電子媒體即時新聞即刻報道此事。第二天綠色媒體大肆報道。事實真是如此?

一、21師部隊是3月9日清晨才在抵基隆,3月8日的暴動是暴民引起,基隆要塞司令的戰報為死亡9人。

228期間基隆狀況大致如下:2月28日台北發生暴動。基隆晚上8時警察第一分局被搶,未久暴徒攻擊各戲院,開始滿街追打外省人,基隆外出之國軍亦被襲擊。准尉鄧光南及八名士兵被圍毆且遭綑綁。晚12時史宏熹將軍奉派為基隆戒嚴司令。

3月1日基隆宣布戒嚴。司令部召集各機關首長,希望他們宣導民眾勿再參加暴動。並布署防衛據點,派巡邏車隊巡邏市區,市區治安稍有改善。但金瓜石、瑞芳一帶警察局武器被搶。基隆市警察局局長郭紹文下令將本省藉警察槍隻暫時收繳,存放要塞司令部保管。

3月2日。司令部參謀長黃伯容陪同黃議長赴市區作第二次宣慰。

3月3日上午起解嚴。奉兼總司令電將基隆劃為三個警戒區,分兵防守。基隆成立“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處委會”)。下午街頭三五成群,造成沉鬱空氣,暴徒活動頻繁。

3月4日秩序漸恢復,但下午天神町有持鑼民眾蔡星縠之子(名不詳)散發荒謬傳單。全省暴動擴大,基隆為對內交通起㸃,對外交通咽喉,且碼頭倉庫武器、物資甚多,必為歹徒覬覦對象,史司令訓勉官兵必須死守各據點,絶不能使暴徒得逞。

3月5日接獲暴徙企圖用炸葯炸開倉庫,破壞碼頭之企圖,因防備嚴密而未得逞。參議會議長黃樹水、汪榮根議員住家、店屋被暴徒毀壞。

3月6日中央戲院出現群眾大會,宣示成立青年同盟。同日,暴徒試圖偷運東町火藥庫的火藥,被警方阻止。“處委會”開會決議企圖用“決死隊”強行接收市政府、碼頭、砲台及各機關、倉庫。軍隊防備嚴密而暴徒未敢蠢動。是日破獲並先後收繳黃色炸葯二百箱。

3月7日暴民企佔港務局、市政府,守衛開槍陣壓平定。是夜暴徒襲擊警局,被警方擊退,逮捕持刀匪徒3人,經參議會要求,交保釋放。國軍調整部署。是夜七堵供應站油庫兩度被襲均遭擊退。晚十一時暴徒在元町十字路口集結百餘人攻擊市區國軍遭撃退。

3月8日午後2時暴徒二三百人攻打要塞司令部,當場擊斃9人,國軍3人負傷,暴徒被擊退,槍戰經歷十餘分鐘始告平定。陳兼司令來電要命令死守碼頭,基隆宜蘭段鐵路必要時予以破壞。基隆再度宣布戒嚴。當晚福建出發的憲兵隊順利登陸,加入治安工作

3月9日凌晨整編二十一師登陸,登陸時未遇任何扺抗。因為戒嚴,路上根本沒有行人。

3月10日:國軍全部登陸,全市調查戶口、搜索暴徒,全市恢復平靜。

從檔案中得知基隆二二八經過大致如此。國軍3月9號才登陸,何來3月8號之大屠殺。但是基隆市政府、228關懷協會與受難家屬均認為3月8日這一天,才是當年鎮壓軍隊從基隆港上岸的時間,並因而將所有死亡或失蹤者的責任全部都歸到上岸的國軍身上。

在“警總二二八事件資料-綏靖執行及處理報告”(如圖)中顯示,基隆暴徒3月8號攻打要塞司令部,民眾死了9㒁人。228當天下午在暴徒攻打要塞司令部以前,要塞軍隊基本上是採守勢、自制,而沒有主動還擊,但是依照目前《二二八基金會》所公佈的基隆市在228事件期間死亡與失蹤的人數是90多人。而基隆市的相關家屬又認為他們是在3月8日遇害,可是官方的報告是民眾死了9人,其間為何會有巨大差距與時間的落差?

一個合理的解釋,如果在3月8日當天的確有無辜的民眾受害,以當天基隆暴動混亂的場面來看,這些受害者不一定是要塞司令部的部隊所為,也極可能是暴徒隨意殺人。這些都是需要再思考的地方。

二、鐵絲貫穿手掌、足踝、貫穿鼻子均非事實。受害者是否均是部隊所為?

另外,還有很多書籍均指稱228事件受難者,有者被用“鐵線穿手心”、“鐵絲穿過足踝投入海中”、“鐵線穿手心及足踝”之慘無人道作為。27部隊警備隊長的黃金島受訪問時略說:“21師從基隆登陸後,將人串在一起甚至用鐵絲貫穿手掌,掃射後丟入大海”(《28戰士黃金島的一生》,102頁)。在基隆海面的浮屍多數受訪者看到的是用鐵絲捆綁,也有說鐵絲貫穿手掌、足踝,甚至有說:“國軍登陸後,機關槍亂掃射,將活生生的人排成數排,以鐵線貫穿鼻子,以船戴至外海,再將人推落海中(《228事件文獻輯錄》,661頁,受訪者:蔡水泉)。

《許曹德回憶錄》略稱:“基隆火車站前的淺水碼頭,撈起幾百具屍體,每一個屍體,都是雙手反綁,手腕之間以鐵線穿透人手骨肉而後纏繞”(119頁)。《台灣2月革命》一書所稱“暴徒被用鐵絲穿過足踝投入海中”(47頁),《228民變》亦稱“數百名被認為暴徒的人們,足踝被貫穿鐵線,拋進海中”(106頁)與林木杞先生之說詞相似。《基隆雨港228》第201頁有基隆林木杞先生受訪問時,自稱“雙手雙腳用鐵線反綁,鐵線從手掌穿過手背,雙腳則從脛骨穿過,小腿被刺刀畫了一個大刀口。他掉入海里,雙腳的鐵線鬆了,游到遠處的岩壁才偷偷上岸,並有雙手被鐵線貫穿反綁的照片為證”。

受難者林木杞先生所遭受之不幸值得同情,但他的說詞正好反映出以上“暴徒被用鐵絲穿過手骨或足踝投入海中”其不含理性。請問:第一、脛骨用鐵線穿過如何移動腳步、走路?第二、一個人雙手及雙腳用鐵線反綁並貫穿,又受了傷掉入海里,鐵線能輕易鬆脫嗎?第三、鐵線未鬆脫且身上又在流血,有能力游到遠處的岩壁嗎?

我們不禁還要問:軍隊有其一定的審問或處罰程序。我們很難想象,當地的司令會下令將暴徒不分青紅皂白地抓起來,然後沒有任何自白口供,就全部用鐵絲綁起來,丟到海裡面,造成港口漂滿浮屍?即使要殺人,有必要用如此的方式嗎?假如卻有此事,是否也有可能是暴徒所為,製造社會恐怖並嫁禍予要塞司令?

三、軍艦一抵達基隆就開始掃射民眾?

很多訪談或回憶錄說,“軍艦甫靠岸就用船上機槍向路上行人掃射”。這更是毫無軍事常識之謠言。艦上機槍主要用途是射飛機,角度對空。艦上機槍要射行人,恐怕要專門設計一個機槍座,讓機槍能夠朝下俯射才行。

228事件可以如此造謡,怎麼會有真相?我們不敢說,所有人都在說謊,但是有很多明顯地謊言可以證明非事實,有的從常識、邏輯來判斷來可知其問題所在。暴動的死亡也不全為國軍所為。“裝睡的人永遠叫不醒”,如果有心人要操作228事件,那麼真相是不可能說的清楚的,社會也就必然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