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系列文章

二二八真相大公開(五)

問:每年的228紀念都是在談本省人如何遭到迫害,及譴責當年政府的應對有所失當,而鮮少提到外省人被殺害的情形,事實的真相是這樣子嗎?

答:台灣獨派談論228事件時一向撇除外省籍人士的生命財產損失,甚至拒絕承認光復初期自大陸來台尋求工作發展或貿易商機的外省同胞,在3月9日國軍鎮壓部隊抵台前,也蒙受了同樣的滅頂災難。事實的真相是,遭流氓暴徒無故毆殺突襲擊喪命的外省籍人士,從2月28日到3月8日之間成了曝屍街頭無名無姓的孤魂野鬼。

後來的回憶錄不盡然可靠,但是當時的日記報紙刊物則是騙不了人。在當時在台灣電力公司擔任機電處處長,後來擔任“行政院長”的孫運璿先生的紀念館內展示著一份日記,幾乎是當時最重要的一頁紀錄,但卻沒被多少人注意。日記頁頭印著:“處變當堅百忍以圖成”,正好是那天最貼切的勵志勉詞。日期是二月二十八號:圖已不清,全文如下:

“昨晚太平町專賣局職員,因緝私煙發生聚毆,結果民眾死傷各一,惹起公憤.今日上午民眾數千人圍攻專賣局,分局內地職員多被毆傷,且有數人斃命.下午復包圍長官公署與及警察發生衝突,復被擊斃數人,事態愈形擴大,演變成本省人排外風潮,遇見外省人即打。下午三時許長官宣布戒嚴令,暴徒四出滋擾。余在公司,三時半蔡課長來告:外間情勢緊張,應提前下班以免生事。當即召集緊急會議,提前於四時四十分下班。五時左右,聞暴徒已至台北支店,乃急尋黃協理,同至蔡課長家中躲避。及暴徒至公司後,內地人皆已避去,故未肇事。晚間,與蔡瑞堂、周春傳談及此次不幸事件,頗為痛心,尤其是令日人看見我們自己火拼更覺難堪。”(如圖)

由警界發行的三日刊《警風報》於民國36年(1947年)2月23日創刊,3月18日出刊的第四號詳實記載了至今獨派不敢誠實面對的真相,在國軍第21師來台前的十天,《警風報》用該期第二版製作了醒目大十字架,橫豎交叉的文字都是:“淒風苦雨過十天”。(如圖)各地暴徒在這無法無天的十天內,對無法口操日語及閩南語的外省同胞恣意欺凌虐殺,更目無法紀強攻各軍事要塞據點或軍械倉庫。其中,安徽籍空軍小兵許天保就在嘉義縣水上鄉的空軍基地保衛戰時迎擊三千暴徒,不幸於3月1日殉職,至今安葬在新店碧潭空軍烈士公墓第85號墓穴。(如圖)

在《開羅宣言》確定台灣歸還給“中華民國”後,中央警官學校即在福建省梅列縣開辦了第二分校,專門考選訓練未來接收台灣警政崗位的台灣幹部訓練班,稱之為“台幹班”。在日本於1945年倉促間無條件宣布投降,台幹班逾千位師生在十月十七日自福建馬尾分乘十七艘美軍船艦抵達基隆,這群人不但見證了台北公會堂的受降儀式,更分發至台灣全境,憑著對國家民族的忠誠,肩挑起日據時期遺留的二萬餘警察崗位。

日本在倉促間無條件宣布投降,台幹班逾千位師生在十月十七日自福建馬尾分乘十七艘美軍船艦抵達基隆,不但見證了台北公會堂的受降儀式,更分發至台灣全境,憑著對國家民族的忠誠,肩挑起日據時期遺留的二萬餘警察崗位。

二二八事變爆發後,長官公署下令各地警察不要與暴民對抗,槍枝彈藥與裝備物資等因而由暴徒搶劫掠奪。台幹班警員更在全省目擊各式暴亂團體縱火搶奪、姦殺擄掠的滔天惡行。但是,這些證詞完全不被“國史館”或學界重視,只因為二二八早已淪為政治正確的鬥爭工具,獨派從來不敢面對或承認自己祖上醜惡的犯行及真相,領走了新台幣六百萬元補償金,竟還口口聲聲要轉型正義,要追索真相。

在1945年抗戰勝利之後,第一批隨著政府來台的外省籍人士大約有2萬人,身份大多數是來洽公的公務員與軍警以及他們的眷屬,另外也有學者和觀光客和打算做小生意的商人。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228事件期間,許多為日後的台灣發展有重大貢獻的官員也在台灣,比如嚴家淦、任顯群、費驊、趙連芳等人,所以他們是遭遇過228事件的。前年所上映的紀錄片“阿罩霧風雲”當中,提到在228事件期間,嚴家淦被迫藏身到霧峰林家的故事,即使霧峰林家在台灣有巨大的威望,仍然有滋事者率眾到林家脅迫交出“阿山”,可見當時肅殺之氣的濃烈,我們也可以想像其他一般外省人處境,勢必更加朝不保夕。

孫運璿1947年2月28日的日記。(照片:孫文學校)

在上海記者唐賢龍所著的《台灣事變內幕記》中(如圖),對於當時“打阿山”(打外省人)的場景非常的多,據他所描述,在2月28日那一天,光是28日當天,就有100多名外省人被打死,900多名外省人被打傷。書上描述外省人遭追殺的慘案,令人不忍卒睹!而這些人因為舉目無親,多數死者就成了無主孤魂不為歷史所知。不過,在眾多的外省受難者當中,仍有一位劉青山先生的悲劇能留在歷史上。

劉青山先生是公賣局的科員,在228事件其間被滋事者痛毆重傷,幸而被好心人送到醫院療養,卻沒料到行兇者得知劉青山仍存活後,居然闖到醫院再度施暴,甚至割鼻挖眼,手段兇殘。若非劉先生的人事檔案被專賣局保存,並有就醫紀錄和當年逮補嫌犯的刑事資料,可能劉先生的慘死也將被人遺忘。228事件之所以是巨大的悲劇,非理性的群眾暴力絕對是重要原因,但如今卻鮮有人知,這是多麼的可悲可嘆?我們每年在紀念228,也應該包括這些外省罹難者,這樣才能夠做到真正的和解共生,族群和解才不會流於空談。民進黨目前只強調本省受害者,但卻避而不提當時的外省受難者,完全是有目的地消費、利用228,毫無道德可言。

墓碑上有著安徽士官許天保在1947年3月1日遇害的紀錄。(照片:孫文學校)
《台灣事變內幕記》內文。(照片:孫文學校)
《台灣事變內幕記》內文。(照片:孫文學校)

 

《台灣事變內幕記》內文。(照片:孫文學校)
《台灣事變內幕記》內文。(照片:孫文學校)
《台灣事變內幕記》封面。(照片:孫文學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